網站首頁 > 資訊

獨家 | 募投退遇阻 凱旋創投走上僵化的命運路口

來源:融中財經  時間:2019-07-02 14:07  字號選擇:

“確實沒有新錢了。”凱旋創投內部人士向融中財經(ID:thecapital )透露,近一段時間以來,凱聯內部先后走了兩名行政助理,除此之外,凱旋的團隊配置還算齊全,仍保持在十幾人規模。“但是可能很多人是在找工作”,相關人士透露,在近一段時間內,凱聯確實沒有再投項目。“應該也沒有那么涼,但確實沒有新錢了。”


2006年底,市場上有消息傳出VC大佬周志雄將離開軟銀賽富基金,當時,有消息稱他將創辦一支新的基金,幾個月后,“鷹眼”加入KPCB。不過,僅一年,周志雄再次起飛。這一次,他如市場所言,創辦了自己的創投機構“凱旋創投”。


凱旋成立的時間節點,正趕上2008年的金融危機席卷全球,這讓一度處于上升階段的創投遭遇重創。這一年,邵亦波與張穎創立經緯中國,幾乎是和凱旋創投先后腳一同起跑。借由2009年創業板開閘,這一時期成立的不少機構都得以平穩度過起跑階段。


至今為止,凱旋創投已成立十一年。不過,這支即將年滿11歲的老牌機構規模仍停留在30億人民幣。而同年成立的經緯中國已經投資了包括獵聘、陌陌、滴滴出行、美柚、野獸派、富途證券等諸多知名企業,管理規模超過210億人民幣。


去年,達晨募集新一期基金,規模為46.3億人民幣。晨興資本也在年底完成了新一期美元基金的募集工作,募集資金超過十億美元。同為創投基金,達晨、晨興們的一期基金已可抵過凱旋十年。


接近凱旋創投的相關人士告訴融中財經(ID:thecapital ),凱旋目前在投資、募資兩端都沒有新的動作。而搜索周志雄和凱旋創投,前者顯示的還是十年前周志雄的英雄事跡,后一詞條搜索結果,停留在2017年10月,凱旋創投創始合伙人金曦的一次專訪。


去年《資管新規》落地,讓投資機構遭遇投資、募資兩難,曾有投資人笑言“我不出來怕大家以為我們死了。”而幾近銷聲匿跡的凱旋,久久不再露面,不知能否扛過這個異常寒冷的“募資寒冬”?


周志雄“封神”


在軟銀賽富任職期間,可以說是周志雄投資生涯的巔峰時刻。


當年,周志雄一手促成對盛大的投資,僅僅14個月,盛大登陸納斯達克,4000萬美元的投資在20個月內實現了大部分退出,5.6億,十幾倍的回報,至今也是創投界的經典案例。


image.png


2002年,盛大的年凈利潤已經達到2000萬美元,但軟銀選擇投資盛大時,并不是一個絕佳的時間節點。當時,盛大與上游公司韓國的Actoz的爭端愈演愈烈,從開始的韓國公司服務器源代碼泄露,“私服”橫行,到盛大拒付分成費,使得盛大出現了用戶量大幅度下降的問題,種種因素也讓這筆投資充滿了不確定因素。


盡管如此,在周志雄的力促下,軟銀還是對其進行了投資。4000萬美元賺了5.6億,不僅讓軟銀賺的盆滿缽滿,也讓周志雄一戰封神。


鼎盛時期,他主持投資和管理的項目還有銀聯商務、北京移數通、世芯電子等。


業內戲稱周志雄為“鷹眼”,原因就是他對項目準確的判斷力。


吳鷹評價周志雄,“Joe是一個對大方向看得很準的人。” 軟銀賽富合伙人閻焱也對周志雄高度評價:“Joe是一個工作非常努力的人。而且他做事很有主見。對問題有獨到的看法,有很強的技術背景和運營經驗。” 


周志雄是業內少數幾個公認的頂尖高手。強有力的募資能力,幾乎百發百中的投資擊中率,讓周志雄自信的說出“絕不會只是一個盛大”。而業內也曾評價他,“從未失敗”。聚光燈之下,周志雄迎來了他投資生涯的頂峰。


2005年,周志雄任職的軟銀亞洲又融資6.54億美元作為基金的二期基金,兩期相加共10.4億美元,其中90%投在中國,這是當時亞洲最大的風險投資基金。


這一記錄在之后不斷被刷新,2017年,KKR & Co.成立一支亞洲私募基金創下的93億美元紀錄。去年,這一紀錄再次被打破。高瓴資本規模為106億美元新基金的募資,創下了亞洲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募資規模之最。


在離開KPCB自立門戶后,凱旋創投并未如周志雄欽點的“凱旋”兩字一般迅猛發展。根據私募通數據顯示,凱旋在過去十一年中實現退出的案例為8個,而通過IPO實現退出的只有2017年的Sea和2018年匯付天下。這并不是一個令人滿意的成績。更不是頂級VC大佬被期待的成績。


在募資端,凱旋最近也并無新的消息。接近凱旋創投人士告訴融中財經(ID:thecapital ),凱旋目前沒有新錢了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凱旋共管理了五支基金,管理規模為30億上下。同一時期成立的經緯中國規模已經突破210億人民幣,是凱旋的7倍有余。


動力不足,讓成立十余年的凱旋創投正在面臨著生存考驗。而周志雄,似乎也不再出現在一線投資圈子里。如今的創投圈,話語權早已旁落。曾經的VC神話,風光不再。


神話落幕


周志雄的前半生可以說順風順水。


1982年,周志雄從北京工業大學無線電系半導體專業畢業后順利留校工作。當了4年班主任后,他拿到4個學校的全額獎學金,前往美國攻讀研究生。1990年,美國經濟衰退,但他仍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,是新澤西AT&T貝爾實驗室分離出來的一家公司,并在兩年后加入貝爾實驗室作技術顧問。


研究生畢業5年后,周志雄回國休假的時候,在北京見到了創辦UT斯達康的吳鷹,在吳鷹的邀請下,周志雄成為斯達康獲得軟銀投資后的第一個雇員。雖然工資和福利遠遠比不上貝爾實驗室,但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回國。


2001年,軟銀和思科合作成立軟銀亞洲信息基礎投資基金。周志雄認為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,于是加入軟銀亞洲,也就是在這一時期,他主導投資了盛大網絡這個案例,一時間名震江湖。


但江湖上沒有永遠的霸主,神話也總會歸隱。


在離開軟銀亞洲后,他在KPCB短暫的停留了一年。后來,市場傳言,KPCB激勵、團隊不睦等因素是促使他離開的重要原因。2008年,他一手創辦了凱旋創投。就如同這家機構的名字一樣,周志雄對其有著極大的期待。“戰勝而回,謂之凱旋”,勝利,是凱旋創投的基調。


2009年,也就是成立初期,凱旋在這一年投資了6個左右的項目,不過其中有一些來自于KPCB。根據私募通數據顯示,在之后的5年中,凱旋走的是“小而美”的路線,投資數量分別為1、4、3、4、4個。直到2015年,凱旋迎來第一個爆發,全年投資達到13個,并在次年也投資了11個項目。


但不得不提的是,凱旋的回報并不理想。據不完全統計,其成立至今,只有2012、2016、2017和2018年有項目退出,數量分別為1、2、3、1個。


十一年間,僅7個項目退出,其中,僅有付匯天下和SEA通過IPO方式退出,而包括紅孩子在內的4個項目為并購退出,中天嘉華和木瓜移動為股權轉讓。


前者在2018年因違反《私募投資基金募集行為管理辦法》等相關自律規則,被基金業協會暫停了私募基金募集業務。后者被質疑“數據公司靠代理業務撐起營收 ”。


一般而言,投資機構更傾向于IPO方式退出,除了能收獲更高的回報,更是證明其投資眼力的重要標準。并購、股權轉讓在一定程度上,也說明項目在發展中,或多活少遇到一些問題和困難。 


投資失利,直接導致回報不佳,這也是GP難以募資最關鍵的因素。


2018年,完成新一輪募集的基金增速僅為2017年的1/5;基金募資規模也比2017年同比下降28.9%。無論是總募資規模還是單支基金規模,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正在面臨募資困境。


2009年,凱旋完成了其首支基金的募集,規模為2億美元。據了解,該基金的資金來源為:35%來自捐贈、基金會和家庭辦公室,30%來自基金中的基金,25%來自養老基金,其余的10%來自企業投資者。從投資者地域分布來看,北美投資者占50%,歐洲投資者占40%,亞洲投資者占10%。


而根據私募通數據顯示,凱旋創投最新一支基金為2012年1月成立的銀科凱旋基金。而時至今日,再無其他基金募集消息。


結合去年以來募資寒潮,即便周志雄過去如何風光,憑借過去十余年有些慘淡的成績單,再大的江湖面子,怕也難以撬動LP的錢包。


周氏凱旋的“天命”


近兩三年,凱旋投資速度下降,萊諾醫療、萬戶良方、深醒科技都是其在近3年內投資的項目,所涉領域包括醫療和IT行業。細數凱旋曾投資的項目,幾乎沒有明星企業,更沒有極高回報的案例。但卻出現了諸如紅孩子、付匯天下、車螞蟻等失敗項目。


image.png


凱旋創投的投資成績幾乎可以用慘淡形容,數據顯示,2017年,凱旋僅投資了3個項目,2018年,披露的投資只有1個項目,為深醒科技。而在行業選擇方面,凱旋投資重點仍在互聯網行業。其投資行業前三分別為,金融、互聯網、IT。教育、智能制造領域則鮮少出手。


去年凱旋下注的深醒科技,是一家專注于人臉識別的科技公司。這家成立于2017年的企業,卻號稱自己是安防領域人臉識別技術當之無愧的老大,實戰綜合準確率行業第一。


然而CV的行業格局早已成型。曠視、商湯、云從、依圖已經將整個行業蛋糕早早分割干凈,后來者幾乎沒有機會。深醒科技的主攻方向安防,不僅有海康威視這樣的傳統大廠,四小龍也在安防領域逐漸扎根。不少投資人直言:“后來者沒有機會。”


而所謂技術優勢,有投資人告訴融中財經(ID:thecapital ),中國CV領域技術來源美國,幾乎就是新瓶裝舊酒。“拿美國技術做創新,本質上是大數據。”


由于投資項目數量上的逐漸短缺,在退出上,凱旋也是守株待兔,蒙眼射擊。


去年凱旋投資的匯付天下IPO,實現了3倍左右的賬面回報。有趣的是,在匯付天下上市前,國內的機構和券商普遍看好,但外資大行則看法謹慎。


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寶與財付通(騰訊支付平臺)兩大巨頭占據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市場份額的90.6%,僅剩下不足10%的的市場份額留給剩余的支付機構。匯付天下在中國所有第三方支付提供商中僅占2%的市場份額,與前兩位巨頭的占比相差甚遠。


另外,此前凱旋投資的車螞蟻,也在2018年宣布解散,申請破產清算。除了被爆公司解散,車螞蟻還疑似拖欠公司100多名員工300多萬元薪資,上演了一出討薪的鬧劇。


事實上,這一領域遭遇伏擊的并不僅僅車螞蟻一家,當初,一大批主打汽車O2O的企業都是度日維堅,“好快省”“養車無憂” 等瞄準汽車后市場的企業,也經歷了虧損、易主等一系列狀況。


凱旋遭遇接連失敗。從根本上看,對行業的選擇、對項目的把控,都不似早年周志雄那般“穩準狠”,當年投資盛大,周志雄在盛大泡了20個月,花費相當大的心血得以精準投資到盛大這家隱形金礦。


而如今,再難從凱旋的投資清單中找到這類金子項目。


近年來,周志雄鮮少出席活動,幾乎與市場脫節。凱旋創投除了周志雄這張大佬底牌,似乎已經無牌可打。


如今的凱旋命運般的走上了周志雄老東家的路數,在募投管退幾個環節幾乎就像KPCB一樣銷聲匿跡,踏上了機構僵化的岔路口。


反而,當初的部下周煒、徐傳陞倒是做得風生水起。


伴隨著KPCB中國脈搏的逐漸衰弱,一些新生的機會隱現。


2008年,周志雄選擇與KPCB中國“分手”,成立凱旋創投,并在杜爾的同意下帶走了他在凱鵬華盈投的7個項目。


同時,徐傳陞也宣布離開,加入了彼時剛剛進入中國的經緯創投中國基金。


2011年,鐘曉林也終于離開,創立江南資本。


在周志雄出走后,時任投資總監的周煒臨危受命,提拔成合伙人。2017年,小有所成的周煒創辦了創世伙伴。


職場岔口,同一個出發點的幾位老同事,選擇了不同的路,如今境況也大不相同。周志雄的從投資大佬,逐漸式微,淡出投資圈的核心圈。


已是知天命年紀的周志雄,是否將要隱退,就不得而知了。但如今的凱旋創投,已經逐漸僵化,能否回天,都是未知的命數了。


分享到:

雜志

在線訂閱
2019年04期
2019年04期
盡管近年來眾多機構爭相扎堆頭部企業,希望在越發充滿不確定性 …
2019年03期
2019年03期
2016年,雙創最熱鬧的時間節點,科技部火炬中心曾聯合某戰略研究…
2019年01、02期
2019年01、02期
2019年1月16日至18日,由融資中國、中國投資論壇主辦,融中母基…

機構專欄

  • 澳銀資本
  • 松禾資本
  • 上汽投資
  • 嘉實投資
首頁
股權投資機構
LP
行業
新金融
會議
會議報名
往屆回顧
定制活動
推薦會議
研究
榜單
報告
招聘
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版權所有:融中財經  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 合作熱線:010-84467811  備案號:
牌九在线客服